飞龙在天的意思
  • 屏風辦公桌
  • 前臺辦公桌
  • 實木大班臺
  • 辦公沙發
  • 辦公桌隔斷
  • 老板椅

品源辦公家具 > 新聞中心 > 學校專題>辦公桌前放會議桌,上海品源家具小編介紹

辦公桌前放會議桌,上海品源家具小編介紹
時間:2019-06-04 15:57   文章來源:品源辦公家具網   作者:上海辦公家具lily

上海辦公家具品源小編為您精選:辦公桌前放會議桌,上海品源家具小編介紹。毫無疑問,這是個有著豐富閱歷的社會精英。可他為什么會有那樣一個看似“流于表面”的入職“沖動”?答案,在我走進WeWork杭州延安路社區的時候,迎面破解。

“我還記得,2017年,當我第一次走進WeWork那個瞬間,個人感覺非常非常震撼——特別特別歡快的氣氛,每個人都特別有能量、每個人特別真誠,我當時覺得‘哇,原來世界上還有這樣的辦公室, 我居然不知道,我真的是孤陋寡聞’。所以,我就毫不猶豫地加入這家公司,因為我相信,能讓辦公變得很快樂的企業一定是可以改變世界的!”

 

事實上,這段經歷的發言人是艾鐵成,現任WeWork大中華區總經理。在此之前,他曾先后擔任過洲際酒店集團公司大中華區副總裁、上海迪士尼度假區市場部副總裁,并且在生活中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爸。

 

毫無疑問,這是個有著豐富閱歷的社會精英。可他為什么會有那樣一個看似“流于表面”的入職“沖動”?答案,在我走進WeWork杭州延安路社區的時候,迎面破解。

這確實是一家可以靠顏值招攬生意、招攬人才的企業。而因為這次采訪,我又了解了更多“顏值”背后的故事和商業邏輯,明白了為什么行業會如此關注WeWork的點點滴滴。

 

辦公桌前放會議桌,上海品源家具小編介紹--辦公家具定制概述

 

“在座的各位,當然有非常年輕的,如果跟我一個年紀的人會深刻地感受到,過去三四十年里,城市化帶來了很大的意義。很多人在城市里居住,大家有更多的職業發展,有更好的工作,受到了更好的教育,這是城市化帶來的好處。”

 

辦公桌前放會議桌,上海品源家具小編介紹--辦公家具定制理念

 

WeWork自創立以來,在美國、歐洲等地舉辦過多次城市對話, 跟不同城市的市長、政府、當地的研究機構共同探討城市的發展問題。“WeWork·創想對話”首站在杭州,主題定為“建筑,讓城市生活更美好”,透過城市建筑,通過對話形式深度探討城市更新、社會經濟生活等議題,共譜未來城市藍圖。

 

辦公桌前放會議桌,上海品源家具小編介紹--辦公家具定制思路

 

事實上,從古到今,人類的很多行為都是在追求城市化的過程中發生的。久而久之,城市也就變成了各種行業的中心。各行各業都在有限的城市空間里尋找生存和發展的機會。

 

如何用城市的視角來定義“空間”?回望過去幾十年,我們的城市建設無疑是在鋼筋水泥的瘋狂“拓荒”年代,“萬丈高樓”平地起就是最佳時代印記,彼此人們習慣了以“高度”來丈量城市的現代化程度。“美國是車輪子發展起來的城市化,它的城市分散在全國。中國的城市化則突出表現為‘集中’或者說是‘城市群’,以東南沿海和華北平原為例,不到7-10%的土地上容納了超過70-80%的人口,很多時候大家都是在往上發展的,所以中國會有那么多的高樓大廈。”艾鐵成表示。

 

回頭去盤點很多房企的第一桶金,大多是從拆遷蓋樓開始的。這樣的城市發展幾十年,結果是什么呢?

 

“她住在城市郊區一棟舊公寓大樓里,每次出門,不管去哪里,總是習慣性的先向左走。他住在城市郊區一棟舊公寓大樓里,每次出門,不管去哪里,總是習慣性的先向右走。他從不曾遇見她。但是........迷宮般的城市,讓人習慣看相同的景物,走相同的路線,到同樣的目的地;習慣讓人的生活不再變。習慣讓人有種莫名的安全感,卻又有種莫名的寂寞。而你永遠不知道,你的習慣會讓你錯過什么。”

 

這樣的場景,不只是幾米漫畫里的愛情故事,更是現代城市人的生活“事故”。因為城市資源豐富,很多人尤其是懷揣夢想的年輕人,不遠萬里而來,卻在高樓大廈與繁重的工作生活高壓之下,失去了本該有的愉悅、浪漫與想象力,暗生焦躁,迷失自我。

 

“80、90后是中國的未來、是城市的未來。但他們非常不一樣,今天的很多小孩出生就在城市,根本沒見到農村或者是小城市的狀態。他們很多人是獨生子女、沒有兄弟姐妹跟自己一起成長,他們對工作的需求包括對生活方式的需求非常不一樣。”在艾鐵成看來,因為有獨特的家庭和生長狀況,千禧一代,在選擇品牌的時候不會更多去關注品牌的國籍地區、而更多聚焦在品牌與自身個性的契合;在人際關系方面,希望跟同事、朋友的關系更加緊密。

 

艾鐵成說,“城市影響著我們未來的生活、影響著我們未來的工作。做任何事情的時候、做生意的時候、有一個創業項目的時候,除了想到數字的成長、除了想到要翻多少的估值、除了要想到未來可以做到多大的規模,同時也會想到,你的想法、創意對你生活的城市到底有什么樣的影響,或者說,到底可以帶來什么正面的影響。”

 

預計在2050年未來會有超過70%的人口會生活在城市,其中大多數為千禧一代,那么城市所需要的這個正面影響究竟是什么呢?WeWork創始人亞當·紐伊曼(Adam Neumann)在創業之初就有了定義和規劃,“我們真正想做的是打造一個社區平臺,讓每一個單獨的‘我’可以融入一個大‘我’,也就是‘我們’。那怎么去定義工作和職業的成功?不僅僅是你賺多少錢,而是用快樂定義成功。”

 

這也許可以給那些仍在“到底什么是WeWork?WeWork到底是做什么的?”迷思之中的人一個答案。我姑且將它簡單總結為兩個詞——社區和創新。

 

如果用城市運營的思維來看,未來的“空間”生意,那么它的蛋糕瓜分者將從開發商轉向運營商/服務商,其未來的發展方向可能就在“社區”。

 

在地產的存量時代,對于坪效的追求,似乎已經讓任何單一商業形態,都無法去滿足投資回報率增長的需求。打破城市建設的實體屏障,“抱團”追求商業空間的價值最大化已經成為趨勢,產品將成為城市開發和更新的轉折點和突破點。

 

如果按照《人人都是產品經理》系列圖書作者蘇杰的產品經理思維模式。對于空間產品來講,我們可以將其分為三種不同的使用場景:一是產品導向,即購買這個空間極其少量的服務,比如說在聯合辦公空間買個工位或者辦公室;二是服務導向,主要是商旅人士的出差或者租房都屬于臨時租賃服務,買的是分時的使用權而不是所有權,這可以理解為現在聯合辦公空間所提供的增值服務;三是結果導向,即那些可以為生意帶來實際效能和價值的部分。前兩者是大部分空間運營商都在做的事情,后者是所有運營商想做而未必有能力做的事情。以“社區”名義去做的城市運營和產品開發,無疑是符合了這個思維,且能夠兼顧三者之間的優勢。但各個運營商對于“社區”的思路卻又不盡相同。

 

在前幾期的《大家》訪談中,我們可以看到,從綠地酒店集團轉型為綠地酒店旅游集團之后,綠地選擇了“酒店+旅游+會展”的模式,擴大引流能力去滿足客源的多元化需求;另一方面,做長租公寓的中富旅居則著力打造“大社區”概念,將居住、生活、健身、娛樂融為一體。今天再來看WeWork的業務版圖,早已不是最早的單純的辦公業態,而是WE社區。在這個“WE”字系的社區里已經有了Work(Powered by we、Wework labs、Conductor)、Live、Love、Congregate、Grow和Play,涵蓋了辦公、居住、健身房和教育等多業態。

 

在倫敦的一個數據顯示超過80%的會員覺得,在WeWork辦公,會給每天生意的運營帶來非常多的益處、會得到明顯的改善。WE社區生態為社區會員本身帶來幫助。“比較有趣的是我們發現,除了辦公樓里本身是一個社區之外,實際上我們的鄰里、我們的周邊也是社區的一部分。”艾鐵成告訴記者,在會員調研中,WeWork的會員在鄰里包括酒吧、餐廳、購物里面花的時間或者是在里面的活動時間,是倫敦平均值的3倍以上,每年為當地社區貢獻超過7500萬英鎊的經濟價值。“如果說的再通俗一點,我們的會員是愛吃愛喝愛買的,他們非常注重生活方式。我們不僅僅在帶動辦公本身的業態,包括整個社區、周邊的影響。”

 

關于“社區”,在很多年前,美國人本主義城市規劃理論家凱文·林奇曾描述到,每一個社區都應該是一個單獨的社會,盡可能地自治。社區應該是一個整體,不僅看起來像是一個整體,而且事實上也是一個整體。它應該會有一個最適宜的規模,這個規模不會變得不合理。

 

而我此刻會不自覺地想起來余秋雨的《中國文脈》:一座城市真正的氣度,不在于接待了多少大國顯貴,而在于收納了多少飄零智者。一座城市真正高貴,不在于集中了多少生死對手,而在于讓這些對手不再成為對手,甚至成為朋友。一座偉大的城市,應該擁有很多"精神孤島",不管他們來自何方,也不管他們曾經在別的地方有什么遭遇。

 

相較于酒店、公寓這種普遍面向C端消費群體的商業業態,通常以公司企業為主要客源的辦公業態無疑是最好的“資源整合再分配”和“社會化分工協作”的最好操盤手。未來由一家共享辦公的企業來操盤打造“社區”,是不是會更有利于整體社會資源的盤活和效率提升。畢竟,城市的社區業態太大,而圍繞辦公人群為核心的生態社區,卻不大不小剛剛好。

 

在WeWork的生態布局里,記者看到了未來共享辦公、共享社區的商業動力和社會價值。最好的結果就是應了馬化騰的那句“我幸運自己來到了深圳,并在此創業獲得了成功,是深圳這個年輕而富于激情和夢想的城市,成就了騰訊,成就了我。”

 

當被記者問到WeWork投資孵化了哪些知名的企業時,立馬被艾鐵成“打”回去了。同樣堅決的反駁還有“我們不是聯合辦公”。

 

“其實我覺得,WeWork從第一天誕生開始,沒有把自己當成共享辦公。‘共享辦公’這個詞是后來出來的,我相信我們CEO也覺得‘共享辦公’沒有很好地去描述到底什么是WeWork。”艾鐵成強調,別用蘋果比香蕉,WeWork是商業社區。

 

盡管WeWork不承認自己是共享辦公,可它卻當做了共享辦公的鼻祖。在軟銀等資本的大力支持下,WeWork在全球26個國家99個城市,有400個辦公地點,會員超過40萬;2016年7月1日,WeWork在上海開設第一個社區,兩年半不到的時間,在大中華區已經在上海、北京、香港、杭州等六大城市開設了69個辦公地點。“我們的點會越開越多;我們的會員去哪里,我們的辦公點就會開到哪里。”

 

面對如此強勁的發展勢頭,一票的共享辦公企業不把WeWork當競爭對手,那是不現實的。關于WeWork的商業模式更是業界研究的重點。艾鐵成曾經對媒體分析過中國WeWork未來的盈利模式,“第一,租金,但這一塊的比例會逐步降低,向美國市場看齊,提高增值服務;第二,管理模式輸出,去其他的物業持有方或者大公司做辦公室的運營服務,創意-規劃-建設-運營全流程介入;第三,做產業鏈接平臺,現在,除了初創型公司,大企業會員已占到在華會員的34%,把它們納入WeWork全球的社交網絡,使得創新型公司可以和這些大公司的產業鏈直接對接。”

 

也有媒體曾用萬字長文來分析WeWork這家創業公司是如何改變商業地產:迄今為止,WeWork已經證明了兩件事——首先,它可以迅速擴大規模,每月增加50萬—100萬平方英尺的面積;其次,它可以在不同的地方設計空間利用效率高的辦公空間,從全新的辦公室到曾經由東印度公司運營過的舊辦公室。“這兩件事都依賴于可靠的戰略優勢,即對整個建筑生命周期的控制和數據信息設計的掌握。”

 

“這是一個規模很重要的行業,我們正在打造全球供應鏈能力,坦率地說這能讓你的建設成本比其他任何人都要低。”WeWork總裁兼首席財務官阿蒂-明森(Artie Minson)表示,WeWork大大降低了建造和經營辦公室的經常性成本,部分原因是它能獲得批量采購的折扣。

 

在這次采訪過程中,記者能夠明顯感覺到“會員”“體系”和“輕資產”帶給WeWork的發展自信,“現在我們的團隊越來越大,如果大企業有需求,我們就進入大企業的樓,替他們重新設計他們的空間,我們會花很多的時間來關注他們每一個部門,有什么需要改變的,替它打造、設計;如果需要運營,我們會在他們的公司里面、總部里面,去幫他們設想每一周、每一個月他們需要什么活動,根據部門需求,從心理、心態上幫助他們有所啟發,這個是Powered by We。”

 

聽起來,是不是很耳熟。這種自信與國際酒店集團這些年在中國市場所長期占據的優勢,如出一轍。

 

而艾鐵成在整個采訪過程中反復強調的則是“全球化社區”的優勢,“在今天的這個世界上,任何一家大公司都想變成創業公司;任何一家大公司的CEO都希望自己的公司可以像創業公司速度一樣快、可以像創業公司一樣創新;任何一個創業公司都想變成大公司。我們的會員需要全球社區,把生意做到全世界”。

 

講到“全球化”,這無疑是中國城市空間運營商的“短板”——尚在發展過程中。中國在住宿領域已經有躋身全球第二的錦江集團,但在商業辦公領域尚未有一家企業可以與WeWork比肩抗衡。

 

艾鐵成:其實我覺得,WeWork從第一天誕生開始,沒有把自己當成共享辦公,這個詞是后來出來的,我相信我們CEO也覺得“共享辦公”沒有很好地去描述到底什么是WeWork。其實WeWork真正要做的事情是讓所有人,包括我們的會員,在未來我們的體系里面都可以享受到全球創新社區的好處——那就是人與人之間更好地去合作、交流。包括我們今天幫助很多國際企業在國際的拓展,幫助中國企業去海外的拓展、更好了解當地。我覺得這個是我們真正想做的事情。關于本土化,WeWork進中國的第一天,甚至說在進來之前,就已經開始找優秀的本土合作伙伴。

 

我想反過來講一點,我們今天所在的這個行業是非常特別的。為什么我講特別呢?因為我們這個行業對于全球的網絡其實是非常非常重要的,我們的會員需要全球化。今天WeWork會員里面,比如我剛才講的很多一些大的企業,他們的收益模式是全世界的。比如說,我是阿里巴巴,我今天的生意要去全世界各地做生意,我可能在全球很多的城市都有辦公點的需求。如果是之前的模式,那我可能要去一家一家地去找去談。但是我只要和WeWork合作,WeWork很快就可以給出一個全球的解決方案。

 

對于國內的很多企業來說,它們在出海的時候,找一個好的辦公室是第一個需求、也是個基本需求,更重要的是如何讓員工融入當地的文化、如何找到當地的合作伙伴,這就是我說的社區的概念。一旦變成了WeWork的會員了,就立馬就進入了我們的社區,社區會員之前每天都有交流互動、會產生合作。

 

艾鐵成:不一定。我舉一個例子,雖然不一定馬上就做到美國去,但是可能需要一些靈感,可能需要一些在這方面的類似的想法、需要交流。每一個人不能只是局限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,可能需要別人給你一個靈感、給你一個協作。真正比較成功的那些企業或者創業家,它一定是有全球的視野,只是一開始的關注點在中國。

 

邁點丹丹:WeWork 使命是“不只生存”,但在現存的環境里,還會那么多的創業企業嗎?他們還能夠很好地生存下去嗎?

 

艾鐵成:關于創新和創業,我們CEO在3個星期前剛剛來過上海,他從全球視野來看表示“中國是Startup Nation”。其實,今天在全世界的經濟領域,很多人在看我們中國市場,不管是我們自己看,還是國外的企業、國際企業來看,中國市場未來的成長、政府的執行力,以及整個中國的經濟引擎,包括今天的年輕人,我覺得都是非常非常正面的。在我那個年代,很少有人說我要自己創業,我要自己做自己事情。今天,我覺得很多年輕人,比如說有些在學校就已經創業了,他們非常勇敢。我覺得現在的這個狀態很好很健康、非常有正能量的。

 

邁點丹丹:現在我們會發現,地產企業正轉型去創立自主的酒店品牌、長租公寓甚至聯合辦公。艾總之前做過酒店、做過迪士尼,在您過往的工作經歷中,是否比較過三種業態的投資回報率問題?如果地產做了相同的業態,它對WeWork的競爭會有多大?WeWork在中國的發展今后是否會考慮和地產大型集團去合作?

 

艾鐵成:講到合作,我們幾乎跟你所想到的所有的大型地產商都有合作。我們的合作伙伴能看到WeWork的價值。首先是我們對革命性辦公體驗的想法;其次是品牌溢價能力,WeWork入駐后對整個地段的提升很厲害,而且不僅帶動辦公本身甚至整個社區、周邊的經營發展。當然更多還是我們對效率有2.5倍的提升,效率提升是整個投資回報非常大的支撐。

 

在效率方面,我想說的是,現在大家存在很大的誤區——最終使用的人跟設計的人是不一樣,設計部門沒有為了真正未來的使用去考慮問題。WeWork對現在有超過全球三百多個辦公點進行大數據采集、對每個角落每分每秒的入駐率都可以做跟蹤——每分每秒的入駐率。關于“人們怎么用辦公室”,全世界沒有人比WeWork知道得更多的。我們知道他所有的辦公行為以及他怎么使用辦公空間,所以我們在規劃的時候,放多少個會議室、放多少咖啡機、放多少個辦公桌,都是非常精確,如此以來整個效率的提升;同時我們又是全球家具采購、建筑材料的采購等環節的整個集合過程,整體效率都非常高。

 

邁點丹丹:WeWork進入中國這兩年專注深耕上海和北京,到今年開始在新一線城市和二線城市才快速發展。你們是怎么考慮的?

 

艾鐵成:首先如果從增長速度來講,WeWork在中國不到兩年半,從1家做到70家,這個速度是非常快的。但我們希望,不管開到10家、100家還是1000家,邁入1000家店時的感覺都跟我第1次邁進WeWork第1家的感覺是一樣的。

 

雖然我們在做快速擴張,但更多的還是要把整個體驗、整個運營里面特別適合中國市場的東西,不斷地積累經驗、學習好,在合適的時候從一線走向二線。

 

艾鐵成:到每個城市去做當地的本土化過程,我們希望在設計的理念上會體現當地的鄰里文化。比如說杭州這家就有很多西湖的元素——來源于斷橋的樓梯、“大珠小珠落玉盤”的空間設計、茶室等等,整個空間設計本身就是對杭州城市文化的回應。

 

邁點丹丹:前幾天有篇文章《Uber折戟、Airbnb無聲,WeWork中國記勝算幾何?》,您怎么看?

 

艾鐵成:很好的問題。大家在看這個市場的時候應該有更廣的緯度,或者說關注“你在做什么樣的事情”。

 

如果一個企業非常關注“把用戶的體驗放在首位”,我們就有足夠的工具和手段去做這個事情。今天中國可能有上千家企業在做咖啡,但真正成功的只有一家星巴克。如果用外資來對比,我之前在迪士尼,之前有很多企業也想做樂園、游樂場,但是今天迪士尼在中國的成功是毋庸置疑的。中國市場是包容的,中國市場容量也非常非常大。

 

你看世界上好的公司,把體驗做得超出產品的,迪士尼是一個,星巴克是一個,它們非常關注創意。迪士尼有1000多個設計師,WeWork有1000多名做設計的同事,我們對設計和創意非常關注。我們對科技的利用、我們對社區的運營,這都是我們非常強的優勢。

 

另外,我剛才提到了,我們的品類也很特別,我們的會員是需要全球化的。中國的會員需要去美國、新加坡、印度、倫敦,美國的會員是要來中國、亞洲。對于我們來講,WeWork全球社區是一個非常大的優勢。

 

#05 “公寓黑馬”張愛華:我的事業正處“半山腰”,IPO只是小目標!

 

網   站|  http://www.ilnfv.club//

 

聯   系|   0571-87672173

 

邁點空間租賃,是邁點網旗下最具商業價值的空間租賃行業分享、交流、互動平臺。這里有最全、最新的資訊報道,為你提供公寓/聯合辦公/房地產金融/商業地產/寫字樓/物業第一手“參考消息”,以及最具科技感的創客心得。

 

上海辦公家具品牌 | 辦公家具一站式采購

辦公家具 | 學校家具 | 醫院家具 | 酒店家具 | 公寓家具 | 圖書館家具 | 餐廳家具 | 商業終端門店家具

廠家直銷 | 上門測量 | 設計定制 | 配送安裝 | 服務全國客戶

品源辦公家具 |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137-6165-8093 | 官網:http://www.ilnfv.club/

品源服務信息

成立時間

2002年成立,集家具設計、生產、制造、銷售和服務于一體,提供辦公空間設計施工、辦公家具制造、智能辦公系統為一體的整體辦公解決方案。

企業資質

注冊資金1100萬,并在家具行業率先通過GB/T 19001-2008/ISO 9001:2008質量管理體系認證、GB/T 24001-2004/ISO 14001:2004環境管理體系認證、職業健康安全管理體系認證。

全國服務

現以上海為軸心,并設有杭州、無錫 、合肥三家分公司,經銷商覆蓋全國重要省市,致力于全國客戶的辦公家具采購服務。

生產基地

位于上海市青浦區,占地60,000平方米,總建筑面積達100,000平方米。
地址:上海市青浦區西岑鎮練習公路3580號

  • 上海徐匯區辦公家具展廳-品源辦公家具

    總部展廳

  • 上海閔行區辦公家具展廳-品源辦公家具

    青浦展廳

  • 上海奉賢區辦公家具展廳-品源辦公家具

    奉賢展廳

Location

徐匯展廳:上海市徐匯區虹漕路421號(虹漕園)

青浦展廳:上海市青浦區西岑鎮練習公路3580號

奉賢展廳:上海市奉賢區輝煌路

生產基地:上海市青浦區西岑鎮練習公路3580號

Contact

137-616-58093

在線客服

獲取報價

立即通話

品源客服電話:137-616-58093

我們將立即回電。該通話對您免費,請放心接聽!
手機請直接輸入,座機前加區號:如021-5031****

給您回電

采購意向/發布需求

客戶需求列表(請勾選您需要采購的產品)

  • 辦公室面積
    m2
  • 所在城市
  • 辦公家具采購預留時間
  • 您的稱呼
  • * 電話號碼
  • 其他備注信息
立即提交
飞龙在天的意思